網球肘針灸有效嗎?研究顯示:能舒緩手肘痛並恢復功能!

網球肘和高爾夫球肘是成人手肘常見的兩種疾病,他們的醫學名稱分別為「肱骨外上髁炎」和「肱骨內上髁炎」。

雖然在名稱上有個「炎」字,但根據顯微鏡下的組織學1研究,網球肘和高爾夫球肘是一種「慢性退化病變」,而非「發炎」。

網球肘和高爾夫球肘是怎麼發生的?

網球肘疼痛的位置「肱骨外上髁」和高爾夫球肘疼痛的位置「肱骨內上髁」,分別是前臂「伸展」肌群和「屈曲」肌群的起點。

若過度使用前臂和手腕的肌群,會導致肌腱(肌肉的起點)產生微小傷害,進而演化成慢性退化。

誰容易患有網球肘和高爾夫球肘?

這兩個疾病好發於 45-54 歲,男女性的比例相當,網球肘的盛行率約為 1.3%,高爾夫球肘則為 0.4%2

抽菸、肥胖和大負荷的勞力工作是網球肘的危險因子。

由於這兩個疾病很相似,且患有網球肘的「人數」和「相關研究」都較多,因此本文會以討論「網球肘」為主。

網球肘多久會好?

根據統計,即使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多數人都會在 6-12 個月內康復3

網球肘的常見治療有哪些?

根據 2015 年的統合分析4,「治療網球肘」並不會讓疾病恢復得比「不治療」還快,因此讓患者了解網球肘有他的「自然恢復病程」是很重要的。

對於那些疼痛難耐的患者,以下方法有機會緩解網球肘的不適5

  • 口服「非類固醇消炎藥物」(NSAIDs)
  • 使用護具或副木
  • 物理治療:伸展、肌力訓練、超音波、改善姿勢、深層組織按摩……等等
  • 局部注射類固醇、高濃度血小板血漿(PRP)或肉毒桿菌
  • 針灸(針刺在穴道為主)或乾針(針刺在患處為主)

媽媽手的治療中,局部注射類固醇是最有效且最常見的治療方法。但在治療網球肘上,使用類固醇的科學證據並不如「治療媽媽手」明確。

另外,考量到目前的治療方法主要在於症狀的緩解,而不是加速病程。因此,有網球肘困擾的人,可以依照自己對不同治療的反應,決定要繼續用哪一種治療方法。

針灸治療網球肘的效果如何?

根據 2022 年發表於國際期刊的研究6,研究人員將 78 名網球肘的患者分為三組,分別進行以下治療

  1. 針灸 + 運動
  2. 肌內效貼布 + 運動
  3. 運動

經過 3 週,共 9 次的治療,接受針灸治療或使用肌內效貼布的患者,都比單純運動的患者有更好的療效,其中又以針灸的效果略勝一籌。

針灸組的疼痛指數從遠本的 8.5 分下降到 2.6 分,並且在 6 個月後保持在 1.6 分。肌內效貼布組的疼痛分數從原本的 8.7 分下降到 4.5 分,並在 6 個月後保持在 3.5 分。(如下圖所示)

除此之外,針灸組的手部功能也從原本的 46.7 分下降到 16.6 分(越低越好),並且在 6 個月後保持在 11.1 分。

在影像學上,研究人員也幫三組換者進行了超音波檢查,來檢視三組患者的肌腱增厚是否有改善?

結果顯示,針灸組的肌腱厚度從治療前的 6.6 毫米下降到 5.5 毫米,並且在 6 個月後保持在 5.1 毫米。

針灸是否能替代局部注射類固醇?

口服「非類固醇消炎藥物」和使用護具是治療網球肘最方便的方法。然而,若無法改善症狀,患者可能會希望透過「更侵入性」的局部注射藥物或針灸來治療。

2021 年刊登於國際期刊7的研究針對 108 位「使用藥物和護具後依然疼痛」的患者做研究,將他們隨機分為兩組,分別使用類固醇和針灸治療。

結果顯示,針灸在治療後和 6 個月後的追蹤的效果,似乎比類固醇略勝一籌(如下圖所示)。

由此可知,在治療網球肘上,針灸的治療效果並不亞於類固醇,甚至還有可能有更好的治療效果。

中醫的其他治療方法

中醫除了針灸以外,還會依照患者的需要使用徒手治療、拔罐、刮痧、外敷藥和內服藥……等多種方法來達到最好的治療效果。

  • 急性發作時,可以使用行氣消瘀、清熱涼血的中藥,快速止痛。
  • 治療中期,可以使用和營止痛、舒筋活絡的中藥,幫助患處修復。
  • 治療後期,則以補養肝腎、脾胃、氣血為主,可以預防疾病的復發。

總結筆記

在治療網球肘時,讓患者清楚知道網球肘的自然病程是非常重要的。即使在不治療的情況下,多數人也會在 6-12 個月內恢復。

目前的證據顯示,非手術的治療對於病程的幫助有限,最主要的治療目標在於緩解患者的不適。對於那些使用口服藥和護具之後沒有效果的患者,物理治療、針灸和局部注射類固醇都是可以考慮的選擇。

參考資料

  1. Kraushaar BS, Nirschl RP. Tendinosis of the elbow (tennis elbow). Clinical features and findings of histological, immunohistochemical, and electron microscopy studies. J Bone Joint Surg Am. 1999;81(2):259-278. ↩︎
  2. Shiri R, Viikari-Juntura E, Varonen H, Heliövaara M. Prevalence and determinants of lateral and medial epicondylitis: a population study. Am J Epidemiol. 2006;164(11):1065-1074. doi:10.1093/aje/kwj325 ↩︎
  3. Wolf JM. Lateral Epicondylitis. N Engl J Med. 2023;388(25):2371-2377. doi:10.1056/NEJMcp2216734 ↩︎
  4. Sayegh ET, Strauch RJ. Does nonsurgical treatment improve longitudinal outcomes of lateral epicondylitis over no treatment? A meta-analysis.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15;473(3):1093-1107. doi:10.1007/s11999-014-4022-y ↩︎
  5. Wolf JM. Lateral Epicondylitis. N Engl J Med. 2023;388(25):2371-2377. doi:10.1056/NEJMcp2216734 ↩︎
  6. Altaş EU, Birlik B, Şahin Onat Ş, Özoğul Öz B. The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Kinesio Taping and dry needling in the treatment of lateral epicondylitis: a clinical and ultrasonographic study. J Shoulder Elbow Surg. 2022;31(8):1553-1562. doi:10.1016/j.jse.2022.03.010 ↩︎
  7. Uygur E, Aktaş B, Yilmazoglu EG. The use of dry needling vs. corticosteroid injection to treat lateral epicondylitis: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J Shoulder Elbow Surg. 2021;30(1):134-139. doi:10.1016/j.jse.2020.08.044 ↩︎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想要了解其他疾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