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讀有用嗎?科學證實:速讀有這些致命缺點!

47 分鐘看完哈樂波特!真的可能嗎?

2007 年,速讀冠軍 Anne Jones 向媒體展示他只花了 47 分鐘閱讀完《哈利波特(7):死神的聖物》。市面上的許多速讀課程,也標榜能讓你從每分鐘「300 字」提升到「3,000 字」以上。

工作繁忙之餘,希望透過閱讀精進自己的你,是否看了也覺得很心動?你不禁在想,如果閱讀速度真的能成長十倍,就可以在相同的時間,閱讀十倍的書籍。

然而,嚴謹的科學認為這樣的速讀法有用嗎?有沒有什麼缺點?有名的閱讀高手又有沒有在利用速讀提升閱讀速度呢?

誰支持速讀?誰反對速讀?

知名說書 Youtuber 「冏星人」、「水丰刀」、知識型 Youtuber Ali Abdaal 都曾在頻道中分享自己速讀的經驗。以上三位 Youtuber 時常在頻道分享閱讀心得,他們必須確實把書中的知識吸收並消化,才能夠產出影片,所以他們的說法有一定的說服力。

然而,支持「正常速讀閱讀」的人也不少。長期在自己部落格推薦閱讀書單的比爾蓋茲、《一流的人讀書,都在哪裡畫線?》作者土井英司、《超速學習》作者 Scott H Young 和擁有接近 300 萬人訂閱的知識型 YouTube 創作者 Thomas Frank 都不是速讀的愛好者。

既然速讀和正常速度閱讀都各有擁護者,那科學的證據又是怎麼說?

比爾蓋茲長期分享閱讀書單
比爾蓋茲長期分享閱讀書單

科學顯示,速讀有這些缺點

缺點一:眼睛的餘角其實看不清楚

速讀課程常會告訴你,「眼角餘光」就是提升閱讀的關鍵。速度支持者認為,你只需要閱讀一句話的中段,並且使用餘光就能看完一整句話,甚至只需要看六個點就能讀完一整頁的文字。

然而,加州大學1的研究告訴我們,只有視網膜中心區(Fovea)是能夠看清楚文字,視網膜的周緣區是無法看清楚字的。(如下圖所示)

閱讀時,眼睛會透過一種稱為 Saccades 的方法在文字中移動,下圖顯示的就是一般閱讀時的眼睛移動軌跡。

我們在閱讀較為熟悉的領域,或是閱讀報紙、雜誌時,之所以可以看比較快,是因為我們可以一次跳過更多比較不關鍵的字,這種閱讀方法又稱為「略讀 Skimming」。在英文上,越短的詞通常越容易被略過,像是「the」有 50% 的機會被直接略過。

視網膜中心以外的區域雖然不能閱讀,但可以用來辨識「the」這種無意義的單字,讓你的眼睛「略過」他。

另一種略讀法,則是當你知道某一句話比較不重要時,會用更快的速度看完。

舉例來說,我想用最快的速度「略讀」完《康健雜誌》關於步行的文章,我會將注意力放在標示粗體的文字上面。

為提供關於步行量與健康促進更充分的實證,美國麻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運動科學系助理教授阿曼達帕魯克與多國學者組成團隊(Steps for Health Collaborative),選取來自4大洲15項有關每日步行量死亡風險間世代研究,共納入4.7萬餘人進行統合分析
摘錄自 《康健雜誌》撰寫人:羅真

底線」標示的那一長串的字,由於我覺得不用看那麼仔細,所以我的眼睛可能只需要在上面停留兩、三次,就能快速「略讀」過去。但當我閱讀到「每日步行量跟死亡風險間的世代研究」這段時,我就會在每一個關鍵字上停留較久,進行「閱讀」。

總結來說,我沒辦法只利用眼角餘光就讀懂「底線」的字,但我可以透過一次跳多一點字來加快閱讀速度。

缺點二:默念其實可以幫助理解

許多速讀課程會教導學生不要在心中「默念」文字,因為默念會降低你的閱讀速度。但 2014 年的回顧研究2表示將文字「語音話」能夠幫助你從大腦的字庫(字典)中找尋文字,且能增加閱讀的短期記憶和理解。

當我們在心中默念時,雖然不會發出聲音,但咽喉的肌肉依然測得到「動作」。《口語學習與口語行為期刊3》發現,那些被要求閱讀時咽喉不能出力的人,閱讀理解能力明顯低於能夠「正常默念」的人。

可見在默念對於閱讀有不可取代的效果。

缺點三:理解速度跟不上

如果有人告訴你,他學了速讀之後能夠用「每分鐘 3,000 字」的速度閱讀「高等微積分」教科書或「社會學」博士論文,你一定不會相信吧?

這是因為在閱讀困難資訊的時候,我們的「理解速度」是遠低於「閱讀速度」的,所以不管你的閱讀速度如何,如果你的數學能力還沒到位,一頁的微積分教科書可能就需要花上「一整個下午」來理解。

在速讀付費課程中,通常會用大眾都可以閱讀的文章和閱讀測驗來作為評量工具。但想要學習速讀的你,希望提升效率的應該不是閱讀「國中的閱讀測驗」,而是「晶片戰爭」、「被討厭的勇氣」、「人類大歷史」…等的書籍吧?

這種書籍通常需要花更多時間理解,因此即使擁有很快的閱讀速度,理解速度也是跟不上的。

缺點四:失去閱讀文學的樂趣

以閱讀哈利波特這種奇幻小說為例,目前的世界紀錄為 27 分鐘完成哈利波特第 7 集:死神的聖物,並且可以通過關於劇情的「閱讀測驗」。

然而,小說裡的文字有分為兩種:

  • 主線劇情:比如說反派是誰?誰在戰鬥中喪命?
  • 增加閱讀趣味:包括了人物的刻畫、景物的描寫…等等。

如果以 27 分鐘讀完一本小說,確實可以回答的出大綱,但對於人物的印象和劇情的張力,一定會大打折扣,進而失去了讀小說的快感。這就像是觀賞「10 分鐘說電影」無法取代「去電影院看電影」。

真正提高閱讀效率的方法有哪些?

傳統速讀課程強調的是:在能夠通過閱讀測驗的前提下,學生「每分鐘能閱讀幾個字」?但我們真正需要在乎的是「實際收穫」除以「閱讀時間」。以下這些方法,可以實際上的提升我們閱讀學習、吸收和行動的能力。

訣竅一:大量閱讀相關領域的書

以剛剛提過的微積分為例,要如何快速讀完「高等微積分」教科書?答案很簡單,你需要先學習「基礎微積分」。你在「基礎微積分」下越多功夫,未來學「高等微積分」的速度就越快。

同樣的,如果你想要閱讀投資經典書籍《窮查理的普通常識》,先前閱讀過越多投資相關書籍的人,理解的速度一定更快。從來沒有接觸過投資的人,即使擁有「每分鐘 3,000 字」的閱讀速度,恐怕也是常常需要停下來查各種投資的名詞。

2011 年刊登於《記憶與語言雜誌4》的研究就發現,最能預測閱讀速度的指標是讀者的「單字辨識能力」和「命名能力」,而不是「眼睛的控制能力」。也就是說你對這個「語言」或這個領域的「專業術語」越熟悉,你就能讀得越快。

訣竅二:建立整體架構

在閱讀之前,先讀完作者序、章節目錄,甚至先快速翻過每個章節再開始閱讀,這能幫助你將每個章節的知識從點變成線、面。

訣竅三:有目的的讀書

日本第一書評家土井英司是暢銷書《一流的人讀書,都在哪裡畫線?》的作者,即使他每天平均會閱讀 3 本書,但他並沒有使用速讀。

土井英司認為,相對於每分鐘的閱讀字數,在閱讀之前先想好「目的」才是提升閱讀速度的關鍵。

我在閱讀《持續買進》這本書的時候,已經從其他書中學到購買追蹤大盤的「指數型 ETF」就能贏過大部分自己選股的投資人。因此,在我閱讀這本書時,就可以跳過前面在講「指數型 ETF」優點的章節,直接閱讀我更關心的章節「為什麼購買股票時不應該等待低點?」。

透過在閱讀之前想好自己的「目的」,就可以將注意力放在最重要的章節,如此節省下來的時間,甚至能超過速讀法。

訣竅四:思辨作者的論點

比爾蓋茲在採訪中表示:當他不同意作者的說法時,他需要花最多的時間思考並寫下自己的論點。

挑一本論點自己早就認同的書,可以讓你讀很快,但沒有任何收穫。在自己認同的段落上劃線,更是被土井英司稱為「自我陶醉線」,簡單來說就是「畫爽的」。

反之,挑一本作者試圖挑戰你目前的觀點的書,讀起來會非常辛苦,需要一直進行思辯,但由於收穫很多,學習效率反而更高。

訣竅五:挑選好書

巴菲特曾經用棒球理論來形容投資,你可以錯過許多「好股票」也不會出局,但如果你要揮棒,一定要等到球投到「有把握」的區域再揮。即使一生只抓到 4、5 個好的投資,也足夠你致富了。

你的時間很寶貴,與其用囫圇吞棗的方式讀完每一本暢銷書,不如好好挑選書籍。如果真的挖掘到能夠改變一生的書籍,即使只有 4、5 本也足夠珍貴了。

透過 Goodreads、讀墨、博客來…等網站中讀者對於書本的評價,可以幫你篩選掉很多「華而不實」的農場書。

總結筆記

在繁忙的社會當中,提升十倍閱讀速度聽起來確實很吸引人。然而,嚴謹的科學卻發現速讀有許多致命的缺點,其中最重要的還是影響閱讀理解。除此之外,許多閱讀大師的閱讀速度也與大眾差不多,這並沒有限制他們成為佼佼者。

掌握正確的閱讀方法、選對書、做筆記、實踐到生活中,或許才是提升閱讀效率的最好方法。

參考資料

  1. Rayner K, Schotter ER, Masson ME, Potter MC, Treiman R. So Much to Read, So Little Time: How Do We Read, and Can Speed Reading Help?. Psychol Sci Public Interest. 2016;17(1):4-34. doi:10.1177/1529100615623267 ↩︎
  2. Leinenger M. Phonological coding during reading. Psychol Bull. 2014;140(6):1534-1555. doi:10.1037/a0037830 ↩︎
  3. Hardyck, C. D., & Petrinovich, L. F. (1970). Subvocal speech and comprehension level as a function of the difficulty level of reading material. Journal of Verbal Learning & Verbal Behavior, 9(6), 647–652. ↩︎
  4. Kuperman V, Van Dyke JA. Effects of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verbal skills on eye-movement patterns during sentence reading. J Mem Lang 
    J Mem Lang
    . 2011;65(1):42-73. doi:10.1016/j.jml.2011.03.002 ↩︎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想要了解其他疾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