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頭痛好困擾,讓針灸成為你的最強助攻!

目錄

31 歲的 A 小姐長期有偏頭痛的困擾,疼痛會隨著心跳搏動,嚴重時甚至會噁心、嘔吐。除此之外,發作時怕光、怕吵的症狀也讓他工作非常困難。
A 小姐有規律服用西藥,但同時,她也想知道有沒有其他非藥物的方法可以讓治療效果更好?因此來到中醫診所尋求協助…
(設計情境,非患者本人)

不容輕忽的偏頭痛

根據 2019 年的《全球疾病負擔研究》,偏頭痛是全球造成失能的「第二大原因」,僅次於下背痛;在年輕女性當中,甚至是排到第一名。

雖然許多專家建議:偏頭痛次數大於每個月 4 次的病人應該預防性的服用藥物,但只有 13% 的病人正在服用。除此之外,有 10~15% 的患者「不能使用偏頭痛藥」或是「使用後效果不彰」。

因此,若能在原本常規治療的西藥之外,有可以搭配使用的「非藥物治療方法」,絕對是患者的一大福音,而中醫擅長的「針灸」就是其中一個有科學根據的好方法。

讓針灸成為西醫治療的最強助攻

2020 年,權威醫學期刊《BMJ》發表了一篇關於針灸預防「無前兆偏頭痛」的研究。研究者比較了「搭配針灸」、「搭配假針灸」和「只用常規西藥治療」三組病人治療 8 週之後的偏頭痛發生頻率。

最終,他們發現「搭配針灸」的這組病人,頭痛頻率和天數顯著低於只用常規治療(如下圖),而且一直到 20 週都持續有效果,並不會因為停止治療就馬上恢復原本的頻率。

「搭配針灸」相對於「搭配假針灸」,則是在 13~20 週於「發作天數」有顯著差異(如下圖);在 17~20 週於「發作次數」有顯著差異。(未呈現)

從研究結果來看,針灸可以讓無前兆偏頭痛的療效「發作更快」、「效果更強」、「維持更久」。

因此,不管你是

  1. 有偏頭痛困擾,還沒有服用任何藥物,希望先嘗試非藥物治療。
  2. 正在服用西藥,希望搭配針灸治療達到更好的療效。

都可以到附近的中醫診所,尋求中醫師的協助。

常見問題

可以自行按壓穴道嗎?

有些穴位深度較深,需要透過針灸才能到達,中醫師也會搭配針灸手法加強刺激。因此,並不能保證按壓穴道能夠達到相同的療效。

除此之外,症狀也可能有潛在的其他疾病,若沒有經過合格醫師評估,就希望自行治療,可能會延誤病情。

因此,建議民眾將按壓穴道當作額外的預防保健,不建議完全取代正規醫療。

若有改善,西藥是否能立即停止?

通常中西醫結合治療的中醫師不會建議病人因為症狀改善,貿然停止西藥的治療。而是可以在症狀改善之後,等下次西醫回診,由原本的西醫主治醫師評估是否逐步降低劑量,才不會一停藥就馬上復發。

一定要照著這些穴道或中藥治療嗎?

研究證實有效的穴位或是中藥表示這些方法有效,但不代表是對病人最好的方法,中醫師會依照病人的症狀來選擇最好的治療方式,因此未必會與研究選用的穴位或中藥完全相同。

總結

偏頭痛是困擾許多人的常見問題,雖然在西藥的發展之下有不錯的療效,但依然有不少病人因為不能服藥或是療效不彰,希望尋求其他方法的幫忙。

研究證實,中醫擅長的針灸不僅能讓常規的西醫治療「成效更快」、「效果更強」,還能「持續更久」。針灸無疑是無前兆偏頭痛患者的最強助攻。


研究細節

供專業人士和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民眾閱讀

研究對象

為 15~65 歲有無前兆偏頭痛長達 12 個月以上的病人,研究期間病人不能自行服用其他止痛藥來緩解症狀。

參與的病人以 2:2:1 的比例參與「針灸」、「假針灸」、「常規治療」。

介入

針灸組

本次研究施行的穴位包含:大腸經-合谷穴(LI4)、肝經-太衝穴(LR3)、太陽穴(EX-HN5)、膽經-風池穴(GB20)、膽經-率谷(GB8),另外針對不同位置的頭痛加上以下穴道:

  • 陽明經頭痛:胃經-頭維(ST8)
  • 太陽經頭痛:膀胱經-天柱(BL10)
  • 厥陰經頭痛:督脈-百會(DU20)

整個療程為 30 分鐘,每 10 分鐘會操作 4 次長達 10 秒的手法。

安慰劑組

安慰劑組選用背部與頭痛無關的非穴位位置,使用 Streitberger 安慰劑針具,針尖會先穿過皮膚讓患者感受到痠痛感,但之後就會回談到皮膚之外,避免產生療效。

常規治療組

治療依照「Canadian Headache Society Prophylactic Guidelines Development Group」指引,並且搭配生活習慣調整。

參考資料

Xu S, Yu L, Luo X, et al. Manual acupuncture versus sham acupuncture and usual care for prophylaxis of episodic migraine without aura: multicentre,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 BMJ. 2020;368:m697. Published 2020 Mar 25. doi:10.1136/bmj.m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