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氣,是改變的第一步:回應網路文章「中醫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目錄

前幾天,有人在網路上投稿了一篇文章-「中醫人,你為什麼不生氣?」。文中道出許多中醫系在校生和畢業生的心聲,引發一陣熱烈的討論。雖然我並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因為待過醫教會、教權部、系學會…,也參加過每一次的系員大會和師生座談會,因此有一些想法想跟大家分享與討論。

憤怒,是好的情緒

在Ted演講「How to make peace? Get angry」中,諾貝爾和平獎得主Kailash Satyarthi鼓勵我們生氣,因為唯有對於現況的不滿,才會促進我們改革。Kailash Satyarthi自己人生中許多重要的行動都是在憤怒之中達成的。

中醫教育從五十幾年前開始進入大學殿堂,那時候中醫系的分數是所有大學科系中吊車尾的,因為沒有人覺得在大學裡學中醫會比外面來得紮實或有效率。中醫教育之所以可以漸漸上軌道,就是因為前輩們對於當時的現況感到不滿足,將憤怒和悲憤化為動力,篳路藍縷一步一步進行改革。

雖然中醫系不斷的在進步,但依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因此,我們中醫人必須繼續對於現況感到憤怒,才有可能讓中醫教育繼續往前邁進。然而,憤怒本身不會帶來改變,是憤怒帶出了的行動才能。因此,在下一段我將介紹三種面對憤怒的不同層次。

課程反應的三個層次

1. 私下抱怨

這些人知道教育不夠完美,卻只會私下跟同學抱怨,很少填寫期末回饋或參與師生座談會。他們有憤怒,卻無法造成改變,我認為是相當可惜的。

2. 個人回饋

這些人知道如果不做反應,那學弟妹就會一年又一年的面對一樣爛的課程,因此他們會填寫回饋,也會找機會向老師反應課程的不足。然而,許多人所不知道的是,這樣的回饋模式,其實對於課程改革的幫助也不大。系主任曾經多次在師生座談會強調,個人的回饋無法代表群體,因為系方不會知道這是個人見解還是大家都是這麼想。

系上常會遇到按著前幾屆的回饋改變課程,結果幾年後的學生因為不知道改革的歷史,因此回饋說想改成類似以前的模式,這又是另外的話題了,於此不多談。

如果希望系方對課程有所改進,最好的方法就是普查,也就是課程反應的第三個層次。(下面兩張圖分別為某課程「加強臟腑間的生理的教學內容」、「改變修習年級」的認同比例)

3. 實際參與改革

要做到上面這樣的統計,絕對不是一個人可以達成的,因此就有了以下這些團體:醫教會、教權部、學權部、專案改革小組…。我非常鼓勵每一位對於中醫教育感到不滿的人都應該至少參與一些這樣的團體或說明會,因為這樣才能真正將憤怒化為行動,直接影響到中醫教育的未來。

中醫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我曾經問過一位時常抱怨課程很爛的同學,為何不去參與改革的相關部門,或到系員大會上跟師長反應。他給我的答案是,他寧可把時間花在應付那些很爛的考試上面。

我想那篇文章的作者最不解的應該就是這種人吧,他們對於不夠好的課程不會感到憤怒,或者他們的憤怒只停留在私下的抱怨,正如作者多次在文中描述的「你聳聳肩,搖搖頭!」。這樣消極的態度,只會讓中醫教育差西醫越來越多。

畢業之後

以上我講的都是針對在學的課程,未來的中醫環境也有需要繼續被改進,值得我們繼續憤怒下去的事情,如負責醫師計畫,專科中醫師…。這些訓練都有很好的初衷,但卻還沒有很好的配套措施。正如學校教育一樣,我們都會抱怨,但實際參與改革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結論

整體上,我是肯定這篇文章的價值的,因為他喚起了很多人對於中醫教育的憤怒。但同時間我們也必須知道,憤怒只是改變的第一步,我們中醫人必須將憤怒化為行動,才能夠真正讓中醫教育向前邁進。